收藏 设为首页
主页 > 港台同步 > 正文

揭秘中国驻日本占据军:1946年先遣队军官上岸日

  第二天早上会员福利传真上,戴坚已到上海,我即随李立柏去报到。他热忱地说,欢迎你参与我们的部队。特别减轻语气说,你是我们部队的先遣官,你的主要义务是侦察我们驻军的防区和营房,计划分派。未来我们部队在名古屋上岸,你就是上岸批示官。部队抵达之前,和美军方面联系也要靠你承当。我提出对部队的编制、装备及各单位人数不清晰,未来作计划有艰苦。他说,师的编制装备表册,等他到日本把事办完就会员福利传真就交给我。他此次去日本,预定一个星期就要赶回河内把部队运到上海集中,等待盟军船只运输赴日,接着转向李立柏说,朱团长已来过德律风,决定赴日人员于5月27日早上在江湾机场乘坐空军第八大年夜队派出的轰炸机飞赴日本。

  2

  5月27日晨7时,赴日人员都到了江湾机场。属于占据军方面的有戴坚及其副官、名古屋港口司令卢东阁海军中校、后勤主任王者师上校、外事组常家铠和我和三个翻译官,共9人。属于代表团方面的有朱世明团长、李立柏顾问和四名文职人员。来送行的有汤恩伯、龙佐良、邹任之、杨津生等30余人。在候机室内有记者问朱世明,你们为甚么不乘客机而乘轰炸机呢?朱世明回答说,我们是以打败国的姿态去的,我们乘坐的B-24轰炸机,除不携带炸弹,机关炮是不装配的,表现我们武装进出日本,以显示打败国的威武。

  上了飞机,朱世明、李立柏、戴坚被招待坐进驾驶舱,其他人员坐在机舱内。飞机在8千米以上的空中飞翔,寒风从摆布炮眼进入机舱。我们穿的是夏季衣服,空中气温在零度以下,冷气逼人,越坐越冷。航程8小时,实令人难以忍受。当抵达日本厚木机场时,大年夜都被冻得说不出话了。

  抵达厚木机场已经是日本时间下午5点多了。到机场来迎接我们的有中国驻日代表团唐启琨少将和副官,有美国第8军司令部一名上校和三四位中校顾问,个中伍地中校是担负经常与我们联系的。厚木机场距模滨市约40千米,距东京80千米,朱世明和代表团人员经横滨直接回东京去了。我们占据军人员则由第8军顾问人员伴随住进横滨市第8今期窍门军招待所。

  第二天,戴坚带着翻译官去第8军司令部拜会军长艾克伯格中将。下午,伍地中校通知,今晚有一节公用火车送你们到名古屋。当早晨火车前,戴坚召集全部先遣人员,传达了他会晤艾克伯格的状况。艾对他说,你们部队抵达后,暂驻爱知县,附属第8军的第1军团批示,适事先再扩大到三重和静冈两县,师部和部队大年夜部要驻在名古屋市内。艾还说,你们部队有很多马匹,驻在名古屋郊区内,马匹的粪便就是一个后果。戴趁机说我们部队就是缺少车辆,假设能给我们弥补车辆,便可以替换马匹。艾克伯格要戴提一个具体数字,戴提出要1 000辆。